《My family》 我的罵丸 你是最美最棒的藍和尚 一直愛你

不寫些東西,我無法入眠。

 

二月十四日,一早我慣例打開罵丸的籠子要讓他放風,順便清潔籠子和換飼料,他沒有出來,站在籠子裡看著我清潔籠子,但換料後有過來吃,只是看起來懶懶的。

 

像他這樣的情形也不是第一次,有時候就是會突然這樣,我會更加細心照顧,注意保暖、多給他一些蔬果類的鮮食,有時候又恢復正常活蹦亂跳的樣子。我還是有些擔心,中午切了芭樂與香蕉放在點心碗內送進去,他也有過來吃,只是吃得不多,大便的顏色也沒有變異,就是量變少了,因為吃的不多。

 

我開始泡鳥奶粉想餵牠,幫牠補充營養,不好餵,牠會掙扎甩頭。牠很早就斷奶學吃了,對奶粉一直都沒有很依賴,但若是我又發現牠開始出現食慾不好的情形還是會補餵一些,很少這樣做就是了。

 

中午和晚上有飛出來,停在家裡牠最喜歡停的燈架上,有時也會理毛。

 

二月十五日,一大早,待在中南部出差一個星期的張宇終於回家,我們帶著罵丸去了某動物醫院看醫生,筍筍也跟著去,全家一起動員。

 

在我抓牠出籠交棒到醫師手上時,牠還掙脫飛走停在診所內的高樑上,牠一直以來都非常討厭看醫生。可能看牠還有力氣飛,醫生交代我現階段就是要補充牠的體力營養,還有餵藥,這兩件事最重要。

 

說老實話,本來我是很有信心的,嚴格來說,是對罵丸和這位醫生很有信心。因為他之前也曾有過小感冒素囊炎之類的,都是給這位醫生看好的,只是這次他沒有確認罵丸到底是甚麼問題,說法比較沒有重點,所以我看完醫生回去,心裡的感覺反而不太踏實,但手裡拿著藥和診所裡買的營養補給奶粉,還是願意再相信一次,會治好的。

 

沒有要怪這位醫生的意思,有養過鳥寶的鳥友大概都知道,鳥類這種小型動物的病因有時的確不好確定,這個族群不像貓狗有比較完善的檢查設備,只希望罵丸這次也能幸運地恢復健康。

 

一回到家就先餵藥和餵食營養奶粉,牠反應非常激烈,掙脫後在家裡飛來飛去,好不容易抓回來後我安撫地唱了幾首歌,再一次試試看餵藥卻還是瘋狂甩頭掙扎,還飛去撞門,我心疼得半死,一番努力後大概也餵進去了一些藥和奶粉,把牠放回籠子休息,牠表情看起來很累。

 

我實在不喜歡做勉強牠的事,我覺得很痛苦。

 

下午發現牠已經開始微喘,餵藥時間也到了又把牠帶出來餵藥,這次牠有掙扎也有在家裡亂飛,卻很確實地讓我餵進了不少藥,看牠吃了規定的藥量,我心裡比較放心,決定奶粉讓牠休息一下再餵,不要緊接著做這件事,不要讓牠更緊張。

 

從今天早上到此時,牠一口飼料都沒吃、一口水都沒喝。

 

我以為剛剛為了足量的藥牠情況應該會改善一點了,但再過了一陣子,我從籠外觀察到牠喘的頻率愈來愈高,也愈來愈虛弱,我心裡著急趕快泡了營養奶粉想要餵牠,只是一開籠就把牠嚇得半死,牠直接飛過我又去撞門,我心疼到說不出話,邊哭邊跟牠說:「好,如果你真的不喜歡媽媽餵你吃藥和奶粉,我都不餵了,都不餵了。」

 

當天晚上有個滿大的地震,我怕罵丸會怕,把牠接出籠,地震停下來後我要把牠放回籠休息,牠竟抗拒且一直往我的方向鑽過來,我明白牠不想進籠子了,牠很少這樣,牠一直都是很缺乏安全感的鳥,很喜歡待在籠子裡玩玩具,但此時牠牠一直抗拒進籠,牠腳都軟了還是努力往我的方向走,感覺牠的體力都快耗盡了。

 

我知道牠不想進籠代表著甚麼。我把牠放在我的背彎裡,牠躺著,這時的牠已經非常地喘,我的眼淚沒有停過。

 

罵丸雖然是手養鳥,但牠其實不太親人,我以外的人靠近牠牠常會有咬人的動作XD,牠只上我的手,但不能讓我把牠「握壽司」(鳥界用語),養牠這麼久,牠從不讓我摸背,但是那時,牠靜靜地讓我撫摸,我用最溫柔的語調喊牠安撫牠,這是從牠長大以來,我們最親密的時刻,我雖止不住眼淚,但也很享受這刻,牠最依賴我的這個時刻,也許是最後的時刻。

 

我心裡偷偷告訴牠,媽媽知道你很痛苦,你看看你想怎麼選擇,媽媽現在一直在這邊,不要自己孤單單一個在鳥籠裡離開喔,如果你現在撐得過的話,那再撐幾個小時到明天早上吧,不要在媽媽沒看到你的夜晚偷偷離開喔。

 

幾番天人交戰,轉個念頭覺得我還是想再努力看看,我清楚牠很怕看醫生,但不甘心讓牠這樣痛苦地走,也許可以康復的,我便打了另一間完全沒看診過的動物醫院預約,醫生在電話那頭先問我情況大約怎樣,我回答「今天一整天都沒吃東西」,醫生說:「這樣啊………其實基本上如果不進食也不接受餵奶的話,已經是差不多了……….」

 

我還是跟醫生說我想試試看,我現在馬上會帶牠過去。

 

電話一掛斷,我雙手扶著牠,準備緩緩要站起身準備,牠突然很慌張地拍拍翅膀,用盡最後氣力叫了一聲,那是我沒聽過的聲音,慢慢癱軟了下來,再也不動。

 

我放聲大哭。

 

我哭著跟牠說對不起,到牠死前我還是不知道是甚麼原因,這麼突然,讓牠這樣不明不白地走,我很不甘心,也很抱歉。

 

剛開始無法好好念經,雖然也幾乎是邊哭邊念,也想盡力為牠做這些事。

 

牠是在我的外套裡離開的,充滿媽媽的味道,應該覺得很安心吧罵丸。

 

隔天我們一家帶著罵丸到了萬里的山上,準備火化。我選擇的是翡翠森林,事情發生的當下很慌亂完全沒有查評價,但禮儀師很溫柔,覺得這是對罵丸做的最後一件好事。

 

星期天的雨好大,氣溫很低,禮儀師帶著我們跟罵丸道別,牠的身體還是軟軟的,牠靜靜地躺著看起來好美,我跟牠說:「罵丸,你好漂亮喔^__^。」

 

禮儀師叫我們有甚麼想說的話就趁現在對罵丸說,我只記得我一直向牠說對不起,說我沒照顧好牠,說我還是不知道牠到底哪裡痛痛、生甚麼病,也很感謝牠陪伴我們,我的執念就是在「抱歉」這件事上,我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 

最後一刻我終於想到,我還沒跟牠說那一句話,我靠近牠,用牠最熟悉的那種語氣告訴牠:「罵丸,媽媽忘了說,媽媽真的好愛你喔,真的………跟著菩薩放心地飛喔。」

 

寫出來是一種自我救贖的過程,希望自己能學習放下,讓牠活在我的心裡就好。

 

 

每次我從高雄回北部後,第一件事就是去鳥民宿把罵丸接回家,因為禽鳥類不能搭乘大眾交通工具,所以我總是搭計程車,大部分的司機都很好,也有遇過硬要聊天的司機,問我養鳥有甚麼好,一直說牠們就是跟貓狗差很多啊,鳥根本甚麼都不懂啊又不聰明~~~~~

 

我都在心裡翻白眼想:你才不懂,你全家都不懂。我沒有要你認同啊。

 

關於鳥類的murmur:

✡ 不是養鳥就會得禽流感,只要不要跟野鳥接觸,家鳥得禽流感的機率低到不行。以前罵丸還小我帶牠出去開放空間買東西 (牠在籠子內),就曾被路人說我這樣養鳥會不會得禽流感 (???)

 

✡ 關於鳥不能搭乘大眾交通工具這點一直覺得很遺憾,明明牠們就是體積很小的動物 (大型鳥例外),有些鳥兒在搭乘的過程中可能也不太會叫,但因為不能搭乘的關係,很多想帶牠一起去的地方都不能去,回高雄的時候很想帶牠一起搭高鐵也不可能。不過就在最近,鳥類已經可以搭台鐵了喔,對於鳥友來說這還是很開心的。

 

我整理了一些牠的玩具,有的是新的,用過的都有洗乾淨,還有營養補給品,如果不介意的鳥友,喜歡哪一個請私訊我直接給你。

 

艾茉芮,非犬貓配方,特殊動物都可以吃的營養品,虛弱無法進食的時候很好用,罵丸只吃了4cc,給需要的小動物們,要健康喔。

(基本上除了貓狗以外都可以吃,我本來就愛特殊動物類,不過除了蛇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吃就是了,有疑慮可問獸醫師)

 

結個善緣,為了罵丸。

 

文章是事發沒多久寫的,現在心裡還是空空的,少了一塊,捨不得把牠的籠子收起來,一直放在原位。

希望大家的毛小孩小寵物都可以陪著主人長長久久。

 

發表留言